和别人的妻子玩耍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我读夜校时找到一份外务送货的工作;那间公司是员工下午上班到晚上,隔天早上再将货品送交客户,因此早上只有一个接订货电话的小姐和两个外务,我是其中一个。  我们两个外务分别跑不同的路线,东西送完就可以下班但是要回公司打卡,我的路线较远通常另一个外务会先下班,每次我回来都只有值早班的小姐一个人,我会跟她聊聊天再回去  她叫做郁欣,已经结婚并且有一个会走路的小朋友,她长的娇小但是乳房丰满,因为在哺乳期间更显的硕大,她喜欢穿短裙,虽然人瘦瘦的但是一双修长的玉腿却肥白匀称,我最喜欢在跟她聊天时沿著她雪白的大腿偷窥她裙内的风光,有一次她穿著宝蓝色的蕾丝内裤,从鏤空的蕾丝看到乌黑的阴毛,衬托著白嫩的粉腿,看得我血脉喷张,憋精上脑。 因为要到下午才有同事来上班,早上只有她一个人时很无聊,我跟她混熟了之后她就常常耍赖要我陪她到中午,我表面上装作不情愿每次都勉强答应,她为了报答我都会请我吃东西,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吃她的豆腐,她大我没几岁因为都是年轻人所以混熟后两人玩开来时都打闹成一团,因为没别人所以毫无顾忌,我跟她的话题无所不聊,她常问我男人的想法来了解她老公的一些行为。  有一次天气很热,我们吹著冷气坐在电脑桌前,各坐一个有滑轮的倚子,她穿著一件超短的热裤和鹅黄色衬衫,和我面对面说笑,我当时亏了她一句,她娇嗔作势要打我,我起身想躲开,这时她脱掉脚下的凉鞋伸起修长雪白的双腿将我的腰夹住,笑著说:「想跑啊!」并且使力的将我身体用腿拉过去,我假装重心不稳趴到她身上,这时倚背已经靠向墙壁不会向后滑动了,她在我身上拼命哈痒,笑著说:「你再跑啊!求不求饶?」双腿还是紧紧夹住我的腰,我两手抓住她细滑的脚ㄚ,挣扎著(我是真的怕痒),我的阳具早就顶的半天高了,并顺势顶在郁欣两腿间的裤襠上磨蹭,虽然隔著一层布,但温热肥软的触感相当明显,后来我实在忍不住痒就抓著她一隻脚ㄚ子,也在她的脚底搔痒,她格格的笑,痒的将脚ㄚ揪起来,但她就是不愿放手,我说:「妳再不放,我就咬你的脚」,她一付赖皮的笑著说:「不放不放」。  因为她是穿著超短的热裤,坐在椅子上腿都抬到我脸上了,我又是蹲著所以清楚的看到她白色内裤中间的肥沟渗出一道湿漉漉的痕跡,后来我就轻咬郁欣白净的脚指头,她大慨怕我真的用力,娇笑著一直要抽腿,并将另一隻脚往我的脸上推,因为她是那种喜爱乾乾净净的女孩子,所以脚ㄚ子也是粉粉嫩嫩,白裡透红,有一股淡淡的小骚味。  从那次以后,我和她玩闹更是肆无忌惮,她有时会带她的小朋友来上班,她的小孩很害羞,是男生,他妈妈哄他叫我叔叔,他都不肯开一下尊口,我费了一番力气才让他开口叫我一声,当然,小孩如果对你打开心防就会黏著你玩,小孩虽然可爱但是有时候也够累人,不过我想任何人都希望别人疼爱自己的小孩,就当作是狗腿一下她郁欣,而且你玩我,我就玩你妈,也不算吃亏,我最常玩的一招就是拉著小孩子的小手去抓他妈妈的柔软的大胸部,如此不但表现出自然的亲情,而且看到这种抓的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郁欣也会表现出母性,嘴裡会说牛牛(小孩乳名)坏坏,但不会阻止,我有时候有会闪过一丝罪恶感,但是当郁欣穿的很性感单独和我一起相处打闹时,我又会变成一隻狼人。  我在这间公司作了半年之后,另外一线的外务早就流动了三次,但我因为置身温柔乡所以就算待遇不佳,我还是愿意留下,反正一切亏损找郁欣讨回来,我和她的感情越来越好,她在公司前一天下午有甚麼委屈隔天早上都会跟我说,因为她是朝九晚五,其他同事是下午一点到十点,所以晚班的小团体自然没她的份,尤其长的像狐狸精的女人哪有不被同性欺负的道理,我总是想尽办法逗她高兴,她是个活泼的女孩子,所以很容易就会开心起来,我当然就免不了又变成她寻开心的对象,我总是抓紧机会上下其手,对她越来越来得吋进呎,有一次我抱著她坐在办公桌前,电话响了,她接起电话竟然是她老公打来的,我当时正用手指伸进她的内裤戳她的小肥穴,我当时心虚就停止动作,想将手指伸出来,郁欣却一手把我的手按住,边讲电话臀部边前后摇晃了起来,我想我在怕个鸟啊,她老公又看不到,就继续戳动手指,郁欣才将按住我的手放开,之后掛了电话后她鬆开憋在胸口的气娇喘,我问她妳爱不爱妳老公,她说:「爱呀,我老公..…对我很好…嗯…」,我说那妳还跟我这样?她说:「我们又没怎样…..」,原来在她的观念裡,只要没有打炮就不算出轨,后来就真的怎麼玩她都行,没事玩玩她的大腿,吸她的大奶子,舔她的肥骚穴,帮我吹吹喇叭,她被我弄得不奕乐乎,有时还会怪我把她的奶水吸了太多,儿子和老公都不够吃,但她说归说还是会大方的让我吸,可是还是不让我干她,后来她还怀了第二胎,知道时已经两个月了,当然跟我无关。有一次我故意把她搞的性慾高涨时问她让我干一次好不好,她说不可以对不起老公,我就再埋首挑逗爱抚,等到她已经杏眼微张,双颊霞红,乳头坚挺,潮吹泉涌时将她抱到办公室后面的材料室,那裡有一张大桌子,我将她上半身放在桌上臀部位置刚好在桌缘,,把她的内裤脱掉,她知道我正準备要干她,她也没说什麼,我怕有人进来所以不敢全脱,我也脱下裤子内裤,暴怒的肉棒早就一阵一阵的抽蓄著,再将郁欣的双腿向上分开,呈一个V型,肥肥的阴唇被分开后两片肥肉还牵著淫水丝,大腿内侧滑腻腻的,肥臀分开后露出紫色的小菊花上面也被淫水灌溉到了,我挺起肉棒子想说她是家庭主妇应该很卫生,而且又不怕她再怀孕,就将大肉棒塞进她的小肥穴裡干她,我看到她紧皱著眉头不断喘息,干了一阵子她将双手伸过来扶住我的臀部两侧,手一推一拉辅助我抽动,我看到她讨干,就拿出曾经在和援交妹打炮时学的绝技,干进去之后再以磨豆浆的方式慢慢旋转出来,果然不一会郁欣就呈现性潮红的现象,两颊飞红,红到脖子,像是心臟病发一样的娇喘,被我的肉棒磨出来的骚水也洒满地还喷到我的衣服上,我在想等一下怎麼收拾啊。  又干了一会,我怕太久前面没人会被发现,就猛捣了数十下将精液全射进郁欣的子宫后,我抽出红肿犹如猪大肠的阴茎,一时之间也没卫生纸,只好牺牲我的内裤先擦郁欣红咚咚的小妹妹,再擦我的老二,之后擦擦桌子和地板,用报纸包起来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