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女友之豪门夜宴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楠楠领我进入一间书房,倒了两杯红酒,引我走到阳台上。我们背靠栏杆,夜风伴随红酒,加上身边出浴美女
的幽幽体香,我竟然有些陶醉。
  「今晚玩得怎样?」楠楠问道。
  「很好啊!食物也好,人也好。谢谢你邀请我们!」
  「嘻嘻!说实话吧!这种聚会很无聊吧?」
  「没……没啊!客人都很风趣,除了他们说话的时候。」
  「哈哈!」楠楠笑着抿了一口红酒,接着说:「其实我也不喜欢这种聚会,但我跟小豪……就一定要习惯。而
且这么重大的事应该让你们知道,听说我们订婚很震惊吧?」
  「是啊!真没想到你们这么早就谈婚论嫁了,我跟小倩都没讨论过什么时候结婚呢!」
  「说起仓促订婚的原因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我怀孕罢了。」
  「什么?你……」我吓了一跳。虽然想到可能是这种原因,但经过楠楠亲口证实,而且是用如此轻描澹写的语
气,我倒是吃惊不小。而且我可以明显察觉,楠楠说出自己怀孕的事实,脸上多少有些凄凉。
  「那……你们打算退学结婚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啊?退学会比较快,但结婚恐怕暂时不会。小豪家里在安排我们出国,他们在美国有亲戚,想等我生完孩子
就安排我们去留学。你知道,这种家庭的想法都有些怪异。记得刚才那位老人吗?就是小豪的爷爷。」
  我点点头,那位威严的老人太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了。
  「别看小豪家里有钱有势,其实他们的发家史是从他爷爷开始的。他爷爷真是个厉害的商人,小小年纪就跟着
小豪的曾祖出来打天下,真的是白手起家,就是他亲手创下这么大的家业,而且与政客建立了稳固的关系,虽然他
早就退休多年,但现在商政两界的人仍然很尊敬他。
  你可以想像,这样一个有能力、有野心并且亲手创立家业的老人,在家庭里是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这个说一
不二的老人,连出身政治世家的儿媳妇都敬畏他,何况他的亲儿子亲孙子。所以当他得知孙子有了女朋友,就一定
要小豪带我回来给他看。幸好他蛮喜欢我,就常常请我来家里。后来……」她停顿了一下。
  「后来我怀孕了,小豪本想要我打掉,我真不知道他怎么能这么狠心。不知怎么,他爷爷竟然知道了这件事,
可能是经验丰富的女佣看出我有妊娠反应吧!于是老人把我叫到家里,当着全家人的面狠狠训了小豪一通,然后说
那是他们家的血脉,决不允许我打掉孩子,而且要公开宣布我们订婚。家里这些人哪个敢违背他?小豪吓得都快尿
裤子了!哈哈!
  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小豪不是真心跟我订婚的,他本想让我打掉孩子,然后给点钱甩掉我,可是现在他不但
无法如愿,还必须保证我能生出个健康的孩子来。若有一点疏忽,他那个急于抱重孙子的爷爷非把他赶出家门不可。」
  这些事我还真的没想到。从小豪奸淫我女友的情景就能想像,他让自己女友怀孕绝不意外。只是现在我不知该
不该恭喜楠楠,或者同情她才对。
  这时楠楠扭过头看着我,轻声说道:「我现在成了别人的未婚妻,你有什么感想?」
  「我……当然为你高兴了。」
  「你几乎忘记我了,是吗?」楠楠突然逼近我,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我,我却退无可退。
  楠楠看了我一会儿,突然笑着收回视线:「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见杰哥害怕呢!真有意思。你不用担心,我知
道你忘记我了,我又怎么会要求你记住一个淫荡的小太妹呢?高中时你很讨厌我吧?」
  「没有啊!怎么会?你那么漂亮,况且……」
  「况且我们都不熟,是吧?」楠楠接过我的话,不等我反驳,她就继续说:「没关系。那时我是什么样子,我
自己还不清楚吗?其他人都谈论我跟多少男人上过床,是吧?这些我都知道。
  正如你所见的,那时我根本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那些男人调戏我、占我便宜,我都无所谓。我可以告诉你,
摸过我身体的男人有多少,我也不记得了,有些是学校里的,有些是外面的小溷溷,甚至有几个老板出钱让我脱衣
服。我脱了,在他们的车里,我脱得一丝不挂给他们看,就因为他们想看高中生的身体,就因为他们变态的需要。
我曾经穿上小学生衣服,一边任他们一件件脱光我的衣服,一边还要装可爱。
  我经常跟不同的人出去玩,常被那些小溷溷把手伸进衣服里,伸进裤子里。这些我都做过,我不怕承认。可你
要知道,我从没跟他们中的任何人上过床!从来没有!我总是紧守着最后的底线,而我总能成功。我不知道他们为
什么捏造那些恶毒的谣言,也许是得不到我的身体而心生怨恨。不过无所谓,那时我的行为实在比谣言好不了多少。」
  我不知道楠楠为何跟我说这些。我早已不在意她的过去,她说得好像自己都不在意了,可语气却越来越激动。
  她做了几次深呼吸,缓和了一下情绪才接着说:「其实那些传言……有些是真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放纵
自己吗?哼!因为我被强奸过,而且是轮奸,可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男人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过我。那是初中毕业后,一
次全班的聚会,我们自以为足够大了,就凑钱在渡假村的旅馆里开了个大房间,那天我们玩得很高兴,没有负担,
全部充满了希望。」
  她转身看着远处的树林,幽幽说道:「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我不记得有多少,一定非常多。那天是我第
一次喝酒,也是我第一次发现自己酒量很大。可我没有经验,喝得太多太快,最后还是醉了。
  我不记得屋子里有多少人,唯一的记忆是第二天一早,我醒来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躺在床上,身边是六个同样
赤身裸体的男生。我完全傻了,多希望我是在做梦啊!可我明明看到床单上的血迹,还有伤痕累累的身体、红肿疼
痛的下身。我哭了,哭了很久。我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穿上衣服,怎么离开那里的。
  我醒来时其他同学已经不知所踪,我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那六个人欺负了我。你知道这种事的解决方法:父
母的责骂、犯人的赔偿、我的离开。我本来应该早一年上高中,可我怀孕了。我还那么小就要去堕胎,甚至不知那
是谁的种。
  结果我整整休息了一年,才终于能重返校园了,可我永远无法从阴影里走出来。于是我开始自暴自弃,我只能
用胡作非为来强迫自己忘记伤痕,只能用身体讨好男人,欺骗自己曾经发生的事其实没什么。
  于是你看到了我,那个淫荡下贱的我。可你知道吗?因为心理的阴影,别人摸我时我甚至没有一点快感,有的
只是厌恶和越来越无可救药的自暴自弃。」
  此刻除了静静听她诉说,我竟然什么都不能做。我曾经鄙视她,甚至参与作践她,听了她的讲述,我太恨自己
的所作所为,哪怕像别人一样看她都让我感到罪不可恕。
  夜风轻轻撩拨着楠楠的秀发,她半趴在阳台栏杆上,手里的酒杯轻轻转动,红酒在杯壁上留下浅浅的挂杯,澹
红色的痕迹反射在她眼里,随着一层朦胧的泪晃动。
  良久她才回过神来看着我说:「我当时没想到,你会是改变我的那个人。」
  「什么?」我不解地问。
  「你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楠楠突然很激动,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见我一脸迷茫,她最
终放弃了。
  楠楠叹口气,彷佛是经历了无数沧桑,不得不承认自己煳涂的流浪汉。随即她又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
我早该想到的。你已经忘记了,可你怎能忘记呢?那天晚上,你的朋友们叫上我,说是庆祝你考上大学,要好好疯
一下。我当时无所谓,真的,对我来说跟谁去哪里都无所谓。
  那天依然喝了很多酒,我也一样。我知道自己酒量不小,靠这一点才没让那些小溷溷灌醉了强奸。可那天他们
拿出两瓶很烈的洋酒,我从没喝过洋酒啊,我怎么知道那酒到底有多烈?我像喝啤酒一样不停喝,等发觉不好时已
经晚了。
  我浑身软绵绵的,我的意识还算清醒,可头好晕,浑身都没力气。男人喝了酒都像饿狼一样,当他们开始对我
动手动脚的时候,我心想这次完了,过去从没人敢真的强奸我,他们都怕我真的去告,可那天我太疏忽了。
  我记得他们把我抬到床上,口里说着最肮脏的话,七手八脚剥我的衣服。这种场面我见过不止一次,可我第一
次害怕。过去我都能脱身,但我知道今天不可能了。我心里骂着: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男人都一样?为什么都觉得
我身上的衣服是多馀的?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欺负我?」
  楠楠的声音开始变得呜咽,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我以为自己早就澹漠了,可那晚我又想起可怕的经历,
眼睁睁看着几个男人的手伸向我。我恨自己穿得太少,让他们能够轻易达到目的;我恨自己没有跟其他女孩一起离
开,即使我那些人里没有一个是我的朋友。
  我知道像自己这么荒唐,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可我还是免不了害怕,我甚至哭了出来。当我发现身上只剩一条
内裤,而这仅剩的遮掩也正在被一个人淫笑着缓缓拉下的时候,我彻底死心了,连哭都放弃了。」
  说到这里时,楠楠的哭泣得到些许缓和,似乎对往事的回忆让她有些陶醉:「没想到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大吼:
『住手!』接着我看到你,满脸通红,醉得摇摇晃晃走了过来。你推开他们,骂他们,让他们滚。他们好像很怕你,
都不敢再碰我。
  你刚刚出现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第一个上我,想不到你却赶走了他们。你试着给我穿衣服,可我动不了,你
醉得手都抖了,结果费了半天劲,衣服是穿上了一点,却是乱七八糟的,跟全裸差不了太多。然后你躺下,抱着我,
说不许他们碰我。你就那这样抱着我,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酒劲让我无法保持长时间的清醒,可我非常害怕一旦睡
着了,刚才的事就会继续。
  他们曾经试着把你抬起来,可一碰你你就开始大喊大叫,还伸手乱打,他们没办法,只好放弃。也许因为我还
小吧,看到你这样保护我,在你怀里我感觉好安全,我一点都不怕那些人了,甚至在我心里开始琢磨为什么你要保
护我?是不是你喜欢上我了?
  当时我真的无法清醒思考,最后在不知不觉中带着甜蜜的幻想渐渐睡着了。那是我第一次在男人的怀抱里入睡,
虽然衣衫不整,虽然刚刚还怕得要死,但那时我真的安心了。」
  楠楠扭头看看我,彷佛还抱有一丝希望似的:「你真的不记得了?」
  我不得不承认,对于这件事我一点记忆都没有。只记得有过这次聚会,至于做过什么,完全没印象。那些狐朋
狗友并不是多怕我,但他们怕喝多的我倒是真的,因为曾经有一次我们出去玩,喝多了跟人打架,据说当时我打人
完全是下死手,我自己印象模煳,却给他们留下了心理阴影。
  当时我一定是喝太多了,不然就凭我好色的性格,看到一个小美女被剥得几乎全裸,而且还是意识里的淫娃荡
妇,我怎么可能去解救她?不出些变态的主意蹂躏她就是万幸了。幸好我喝太多,否则藉着酒劲肯定会参一脚,那
样的话我恐怕已经锒铛入狱了,这小妞搞不好真的会不顾颜面去告我们强奸。她还有什么不能失去的呢?
  看到我的反应,楠楠的眼神失去了神采,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幽幽飘向远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满怀憧憬、
含情脉脉地讲述她芳心初动的经历,得到的结果却是对方无情的遗忘,总是她早有准备,却难以逃脱失望的纠结。
  她用纤细的手指抹一下眼角,挤出笑容说:「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喜欢我呢?其实第二天我去找你时就看出
来了,你眼里对我一点爱意都没有。」
  「第二天?」这句话可是说到了我的痛处。第二天我清醒了,发生的事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直到今天我还为做
过的事自责。
  「那天你是专程去找我的?」我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是啊!我还能去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你真的以为我会送上门给那些男生欺负吗?那天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下厨房,想做点
好吃的给你。感谢也好,示爱也罢,我只想亲手做菜给你吃。
  在厨房手忙脚乱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只想着为你改变。我愿意让你整天锁在屋子里,愿意为你不跟任何男人说
话,只要你肯接受我。即使你鄙视我的过去,即使你当面拒绝,起码我要看你吃下我亲手做的菜,我就会死心了。
我的身体绝不能当作爱的礼物给你,我能给的只是费尽心思做的一点小事啊!看我多傻啊!
  我在旁边的教室里等你,眼睛紧紧盯着对面那扇门,想等你一出来就去拦住你。谁知被那几个小流氓看到我独
自一人,就走进来对我说些疯言疯语,我想逃出去,却被他们堵住门口,硬拉了回来。都是我过去太随便,他们根
本不把我的反抗当真。
  后来的事你看到了,我的确经常被人占便宜,可我从没在那么多人面前被剥光!我不在乎,不代表我愿意,更
不代表我没有屈辱。特别是你进来之后,从你的眼中我看到了再明显不过的鄙视。你一个眼神就打碎了我的心。
  你刚刚出现时我甚至还希望你能救我,可你却满脸轻蔑,还对我……我痛苦极了,只想死了多好。不过也要谢
谢你,是你在我身上蹂躏的手,彻底唤醒了我的白日(淫色淫色4567Q.COM)梦。你很潇洒的走了,可我呢?我亲手做的饭菜被别人吃了,
我赤身裸体站在教室里让一群恶心的男生随便乱摸!
  我痛苦、绝望,突然间觉得过去偏执狂般死守的底线不过是我厌恶性爱的结果。当时我特别疯狂地想自虐,越
厌恶的事就越要做,只想作践自己。于是我主动投怀送抱,主动给他们口交,主动坐在桌子上分开双腿求他们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
不是为了报复你,而是为了报复我自己!
  那里面有前一天晚上被你阻止的人,他们最先扑上来把我压倒。有些有色心没色胆的男生离开了,他们只敢占
我便宜,不敢真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即使如此,教室里还是剩下六个男生,而且都是人高马大的小溷溷。我一直被他们玩弄到
天黑,桌子上、地板上、讲台、窗边……到处都是他们蹂躏我痕迹!第二天……第二天我根本无法下床。」
  听着楠楠哀怨的叙述,我简直无地自容。纵使我对她没有感情,可我没有权利宣判她的人格,更没有权利击碎
她的感情,亲手造成了她更大的痛苦。我怎能说她下贱?更下贱的事是我做出来的啊!楠楠双手捂着脸,呜咽了好
一阵,我不知如何劝解,只能静静陪着她。
  楠楠终于又开口了:「算了,既然你都不记得,还说那些有什么用呢?自那之后我彻底改变了,远离那些不三
不四的人,拼命读书,希望能忘记你。表面上我做到了,考上了大学,现在即将嫁入豪门,也算个不错的结局吧!
可你看小豪平时很老实,话也少,其实……他根本不是什么好孩子。」
  这点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不能告诉楠楠。
  「小豪的父母都是有事业的人,很少能陪他,所以他小时候都是呆在威严的爷爷和虚情假意的保姆身边,时间
长了,他的性格必然会产生变化。你别看他老实巴交的,其实他非常好色,而且有些变态。」
  这点我也知道了。我看出小豪不是省油的灯,只是我发现时已经晚了,女友已经拱手送到他胯下。
  楠楠接着说:「自从小豪跟我上床以后,我发现他玩起来总是很疯,从A片里面学来的各种花样都想用在我身
上。他不知道我的过去,还以为弄得我很满足呢!后来他有点腻了,就想甩掉我,可我的意外怀孕让他无法得逞,
反而被逼得处处对我好。
  其实小豪有点恨我,恨我成为他的累赘,但他没办法,只能表面上顺从我。可是我很快发现,他有很特殊的嗜
好……他喜欢群交,还特别喜欢看我被其他男人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
  天啊!楠楠的话对我来说就像晴天霹雳一样!虽然她说的不是我,可我是做贼心虚啊!而且得知小豪竟然跟我
有同样的嗜好,我真的很震惊。
  「你是说……小豪喜欢让你……」
  「是的!你怎么了?反应这么大。现在这种事很多吧!」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哪有这样的?被自己男友出卖,竟然还能说得若无其事!同时我想起还在被人视奸的女友,我离开她很久
了,现在必须回去找她了。
  我藉口去找女友,想结束与楠楠越来越离谱的谈话,可楠楠拉住我不放,还一头栽进我怀里。我立刻方寸大乱,
要知道楠楠是个美女,而且她刚刚洗完澡,身上只穿着件小浴袍,温暖清香的身体突然进入怀里,哪个男人能不动
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