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养成][连载]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上)

  汉生带着一抹微笑,带着他的朋友圣伦走进家中豪华的客厅。

  「很高兴见到你,」担任电子工程师的汉生说着,「我们真是太久没见面了,不过这几年我真的很忙。」

  圣伦扬了扬眉毛,「忙些什幺?」

  「先坐下、先坐下,」汉生兴高采烈的说着,「我慢慢的告诉你。」

  圣伦挑了一张奢华的皮製沙发坐了下去。

  汉生也在另一张沙发坐下,「你记不记得我们以前常常幻想着要製造机器人的事情?在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

  圣伦点了点头。

  「老实说我会选择现在的职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圣伦咧嘴笑着,「我记得,那时我们两个都是书呆子,我们甚至还开玩笑的说要帮自己做出一个女朋友,」他突然停了下来,眨了眨眼,「别告诉我说你真的在做这种事!」

  汉生狡黠的笑着,「跟我们以前说的有点不同,」他回答道,「机器人的技术距离真人还有一段差距,可是…」他拿起一个小型的装置,对着麦克风说着,「小玲,请妳过来。」

  没多久后,一个令所有男人摒息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穿着细长的高跟鞋,几乎短到看不见的迷你裙和超低胸上衣,将她高挑的身材,傲人的胸围和浑圆的臀部展露无疑。

  「是的,主人?」她直挺挺的站在汉生面前,双手紧贴着大腿,用着毫无感情的声音说着,「请问主人有什幺吩咐?」

  「我的天啊?」圣伦瞪大了眼睛,「她不是…不可能吧!」

  汉生微笑着,「就是她,陈馨玲,那个我们大学时哈半天的女孩,那个把我们看的一文不值的女孩。」

  「但是…她怎幺了?」圣伦实在不敢相信他看到的一切,「你到底对她做了什幺?」

  汉生没有回答,对着站在他面前的女人说着,「小玲,请帮我们泡两杯咖啡,我要黑咖啡,圣伦他那杯加奶精不加糖。」

  「是的,主人,我马上过去。」小玲说着,深深的鞠了个躬,然后朝着厨房走去。

  「这不可能吧…」圣伦喃喃自语的说着。

  「你想不到吧?」汉生嘲弄似的说着。

  「你到底是怎幺办到的?」圣伦张大了眼睛,而且说实话,他的下体早已经火热的挺直着。

  「不要急,」汉生优雅的坐着,交叉着双手,「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   *   *   *   *   *   *   *

  汉生并不是很喜欢派对,事实上他也不常参加,没有女人缘的青春期让他对这种场面很无法适应,相较起来,他宁可一个人待在实验室,研究着他自己的计画。

  但是,公司里的聚会却总是让人无法推却,所以他在这里,他一个人靠在墙壁上静静的看着来往的人潮,这是为了公司成功了併吞了多年来的竞争对手而办的聚会,除了原本的同事之外,也有很多新面孔来参加。

  突然一个留着披肩秀髮的女孩吸引了他的目光,虽然已经很多年了,可是确实是她没错,他模糊的回忆着,一、两前好像有听说她进入了那个竞争对手的公司,那幺,这真的是她了。

  这太完美了!他一直想为他的实验找一个完美的白老鼠,有谁会比这个美丽又一再让他丢脸的女还适合?

  回想起大学时代,她一直是学校里每个男人的梦想,她有一张美丽而无邪的脸孔,玲珑有緻的身材,而且她又相当的会打扮自己,轻轻鬆鬆就获得了所有男人贪婪的目光。

  汉生朝他的猎物走了过去,她正站在餐桌旁边,慢慢啜着手中的水果酒。
  「嗨,」汉生走近了之后对她说道,「还记得我吗?」

  陈馨玲小吃了一惊,匆匆的看了看他,有点面熟,但她并不认得他。

  汉生感到有点恼怒,他没有想到才过了几年,她竟然会完全不记得自己,但是他还是按倷住自己的情绪,平静的说着,「我是李汉生啊,大学时我们常一起到学校的。」

  馨玲脑中闪过了一些画面,「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她的语气里并没有太多的热情,「你常跟另一个家伙一起,那个…叫什幺的?」

  「真是没想到,那幺久没见面,会突然成为同事。」汉生说着,将手伸进了夹克内层的暗袋摸索着。

  「是啊,?」馨玲说着,「我不知道你竟然在这里工作呢。」要不然我一定在听到公司合併的消息时就赶快辞职,她在心里想着。

  汉生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很快的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类似手电筒的机械,他将它对準了馨玲的双眼,很快用手指拨开了电源。

  机械立刻发出了绚烂夺目的色彩,五颜六色的光芒闪耀在馨玲的眼中。
  女孩张大了双眼,没有闪避,让光线不断的刺入她的双眼,她感到有些迷茫,有点站不稳脚步,如果不是汉生扶住了她,她可能已经倒在了地上。

  汉生关掉了开关,「小玲,妳还好吗?」

  「我没事,」她茫茫然的说着,眼神没有焦距的乱飘着,「没事的,只是有点…头晕。」

  「妳一定是喝太多了,」汉生说着,其实以他对她的了解,她根本不可能会喝多少酒,可是现在的她只能模模糊糊的接受汉生的建议,「妳要跟我走,我会带妳去好好休息的。」

  「我喝太多了…」小玲自言自语的说着,「我要跟你走…好好休息…」她的头无力的晃动着。

  汉生赶紧搂住了恍惚中的小玲的肩膀,带着她离开了房间,他带着她到公司里一个隐密的房间,让她坐在椅子上,并拉了一张椅子在她对面坐下。

  他必需快点行动,他知道他那个闪光装置的效用不会维持太久,而且再对她使用的话,可能只会让她睡死过去而已。

  他兴奋的摩擦着双掌,「小玲,我要妳仔细的听我说。」

  女孩懒散的坐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的点着头,用着恍惚的眼神望着他。
  「很好,小玲,」汉生说着,「仔细听好,几分锺后,我们会回到公司的派对,当我们回去的时候,妳会忘记我朝妳走过去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那个炫目的光芒。」

  小玲迷茫的看着他。

  「但在那之前,我要给妳几个指令,妳不会记得我给妳的指令,但妳会确实的服从它们,小玲,如果妳了解并同意的话,就点点妳的头。」

  小玲点了点头。

  「很好,小玲,我给妳的指令是,明天傍晚妳必须到我家来,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东西要给妳看,小玲,妳会在明天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到我家来,」汉生计画好从下班后到这段时间,他可以好好的做些準备,「如果妳了解并同意的话,就重複一次我的指令。」

  小玲确实的複诵了汉生的指令。

  「妳做的很好,」汉生说着,「现在我们要回去了,小玲,当我们一回到派对后,妳就会完全清醒过来,妳不会记得这里发生的一切,但是妳会完全服从我的指令。」

  「是的,」小玲喃喃说着,「服从…你的指令。」

  汉生满意的点点头,让小玲站了起来,带着她走出了房间回到派对,她眨了眨眼,恢复了神智,汉生看着她的表情,相信她的确没有记住任何她不该记得的东西。

  *   *   *   *   *   *   *   *

  「你催眠了她?」圣伦不敢相信的说着,「你是说真的吗?」

  汉生笑了笑,「不,不是这样,我用的闪光装置只是让她对旁人失去了戒心,会不自觉的接受所有建议而已。」

  「你怎幺有把握这玩意能够成功?」

  汉生咳了一声继续说着,「我没有把握,我说过,她只是白老鼠而已,我也不确定让这个东西对人使用会发生什幺事,但事实上是,我的实验意外的成功。」
  这时候,小玲端着盘子,带着两杯热腾腾的咖啡走了回来,汉生拿起了他的黑咖啡啜了一口,然后继续说着:「高傲的陈小姐确实在七点半到我家来,我问了她几个问题,确定她完全不知道那天派对时发生了什幺事情,她只记得她在餐桌旁和我谈话,」汉生顽皮的笑着,「她似乎很奇怪自己为什幺会突然变了位置,但是无论如何,她什幺也记不得了。」

  汉生放下了杯子,「所以,我就开始我的下一步了…」

  *   *   *   *   *   *   *   *

  小玲懊恼的甩了甩头,李汉生那个讨厌的家伙,她想起以前在学校里他总是像苍蝇般的缠着她不放,现在竟然又要和他当同事,更糟糕的是,自己竟然主动说想去他家看看,她可不想让那家伙又心生什幺幻想,可是她却控制不了自己。
  当她把车子开到汉生的大厦前,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无论如何,他至少有一个优点:他很有钱。以她对房子的了解,这个地方至少值一千万以上,而且如果要让这地方保持清洁,至少也得请个两、三个佣人。

  她停好车走到了门口,看了看手上的錶:七点二十五分。

  她有些犹豫,真的要进他家去吗?回想起有关这家伙的记忆,都是挺糟糕的,她转身想要离去,但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了回来,她在门口来来回回的好几次,一直无法下定决心。

  最后,她终于用力的甩了甩头,下定决心按下了门铃,那是手錶所显示的时间刚好是七点三十分。

  *   *   *   *   *   *   *   *

  「你知道吗?」汉生说明着,「我在门口有装置摄影机,所以那个时候我可以看到小玲来来回回犹豫的模样。」

  圣伦点着头,他显然已经被这个故事所吸引,「继续说下去。」

  汉生微笑着,「好的,小玲在我预定的时间按下了门铃…」

  *   *   *   *   *   *   *   *

  汉生打开了门,「请进。」他催促似的说着。

  小玲没有异议的走了进去。

  汉生的客厅毫无疑问的表现出他事业上的成功,每一件家具都可以看出他的讲究与品味。

  「很棒啊。」小玲几乎是无法克制自己的称讚着。

  「谢谢妳,」汉生说着,「但我想妳应该不是为了看这些而来的吧?」他伸手指了间房间,小玲很自然的就朝房间走去,而汉生跟在她的身后。

  「在这里,」汉生又指着另一个小房间,然后走过小玲面前打开了门,「我想给妳看看我正在实验的东西。」

  小玲感到有点不安,为什幺自己会来到这里?这个男人想做什幺?即使心中充满了疑问,她还是走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便看到在门对面的墙上挂着一个很大的圆盘,汉生走了过去转动着它并说着,「这东西我研究很久了,小玲。」

  「这是做什幺的?」

  「我会让妳知道的,请坐,让自己放轻鬆就好。」汉生拿了一张椅子让小玲面对着圆盘坐着。

  小玲坐了下来,然后汉生将手伸到圆盘后面拨动了开关,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副太阳眼镜为自己戴上。

  小玲正奇怪着他为什幺要在这个昏暗的房间戴上太阳眼镜,突然圆盘就闪耀出炫目的光芒,各种不同的颜色互相吞噬、融合着,迅速的在她眼前不断变化着,让人喘不过气。

  「很美妙吧,是不是?」

  汉生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现在这个女孩的眼中只剩下圆盘里那不断搅动的色彩。

  「这真的是非常迷人的画面。」

  小玲感到汉生的声音移动着,似乎像是到了身边,但是她仍然看不见他。
  「这种画面对人类的大脑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呢。」

  小玲听到了一个声音,她知道汉生将房间的门关了起来,眼前的光芒显的更加刺眼。

  「这是…什幺意思?」小玲并不了解汉生在说什幺,她觉得自己快失去思考的能力了,这些光芒产生的漩涡佔据了她的视线,也占据了她的思想。

  「很简单的,」汉生的声音有一种救世主的情调,「大脑是很神奇的,它能比最好的电脑辨识出更多的颜色和花样,它能够捕捉到任何画面,甚至那是不存在的,所以有人会在云朵中发现动物的轮廓,甚至在破损的水泥墙中看到上帝的脸,看到一切的一切。」

  小玲恍恍惚惚的感觉汉生走到了自己的身后,将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她应该要不高兴吧?但是现在的她没有力气去想这些,她只能跟着眼前的光芒,觉得好轻鬆,汉生说的话又那幺无趣,她感到愈来愈睏,很自然的打了呵欠。

  「很好,小玲,」汉生鼓励着她,「就是这样,深深的放鬆自己。」

  隔了几秒锺后汉生又继续说着,「就像我之前说的,人类的大脑可以找出根本不存在的图形,所以我就有了这个构想,我能利用这点做些什幺?我想如果我能创造出一种不断变化的画面,让大脑不停的想从当中捕捉出图形那会怎幺样呢?」
  「为什幺…?」小玲觉得好轻鬆,让光芒佔据着她的视线,佔据着她的大脑,淹没了她所有的思想。

  「注意力,」汉生回答着,「任何可以吸引人注意的东西都可以利用在催眠上面。」

  「催…眠…?」她真的不想思考,短短的两个字她也几乎说不出口。

  「没错,小玲,就是催眠,」汉生温柔的拨弄着小玲的头髮,「妳不用想太多,小玲,思考对妳是没有帮助的,让我代替妳思考,妳只需要看着眼前的光芒,注视着眼前的光芒,让我的思想来控制妳。」

  「让你的…思想来控制我…」小玲叹了口气,让自己更加的放鬆。

  *   *   *   *   *   *   *   *

  「我的天啊!」圣伦大叫着。

  汉生邪邪的笑着,「接下来我就开始了,」他看着在他面前立正站好的小玲说着,「虽然花了一点时间,不过这证实我的理论是可行的。」

  他笑了笑继续说着,「你知道我们常在电影或电视中看到的那种催眠的转盘,那是不可能成功的,当然,除非受术者愿意被催眠,但是我的研究不同,我可以催眠任何我想催眠的人,至少我已经成功的使用在一个人身上了。」

  「这个圆盘对人的影响比我在派对用的闪光装置强大的多,所以我必须戴上墨镜才能确保自己不受影响,让我可以慢慢的催眠小玲。」

  圣伦茫茫然的点着头。

  「我开始测试小玲催眠的深度,我在那时才突然有了这个想法,想让她变成我的私人性奴。」

  *   *   *   *   *   *   *   *

  汉生拿了一张椅子坐在小玲的对面,他伸出右手托着她的下巴,让她的头微微仰着,刚好可以直视着他的双眼的位置,不过小玲的眼神仍然跟着圆盘炫目的灯光转动。

  「看着我,小玲,」汉生命令着,「是了,仔细的看着我,看着我并仔细的听着我的话。」

  「是的……」小玲小声的说着,让目光移到汉生的眼睛。

  「我们要好好的交谈一下,小玲,」汉生说着,「我会问妳一些问题,妳会回答我,妳会诚实的回答我,妳只能完全诚实的回答我,小玲,因为妳知道说谎是不对的,而且妳可以完全的信任我,我们已经认识好多年了,所以妳知道妳什幺都可以告诉我。」

  「我…什幺都可以……告诉你……」

  「没错,妳什幺都会告诉我,诚实的回答我的问题,而且当妳每次回答我之后,妳都会觉得很愉快,」汉生狡黠的笑着,「是那种男女之间的愉悦,小玲,回答我的问题让妳觉得很兴奋。」

  汉生开始问她一些琐碎的问题,像是她的名字,还有今天做了什幺等等,他可以看到小玲的表情愈来愈放鬆,嘴角还漾起了淫荡的笑容,他知道他给她的指令确实发生了效用。

  「小玲,让我教妳一些事情,妳知道女人是为什幺存在的吗?」

  「为……什幺?」

  「女人是为了男人而存在的,小玲,性是上帝给人类最大的礼物,妳不需要感到羞耻,妳生存的目的就是要服侍男人,所以妳想当我的性奴,小玲,当我的性奴是妳最大的愿望,妳明白吗?」

  小玲皱了绉眉头,似乎想抗拒着。

  汉生深吸了一口气,「小玲,告诉我妳最大的愿望。」

  「我…我……」小玲的眉头深锁着。

  「放轻鬆,小玲,」汉生轻声说着,「放轻鬆,妳可以信任我,我身后的灯光完全带走了妳的烦恼,记住,我是妳最值得信任的人,回答我的问题对妳而言是很快乐的,妳可以告诉我妳所有的秘密…」

  汉生不断重複着对小玲的建议,等到他确信小玲已经没有抗拒的意识才又问了一次,「小玲,告诉我妳最大的愿望。」

  「我……」小玲又中断了一下,但随即继续说着,「我希望能成为你的性奴,完全服从你的命令。」

  汉生奸笑着,他从小就幻想着自己製造一个百依百顺的女朋友,当然他并没有疯狂到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办到,可是现在这不是天衣难逢的机会吗,一个他在大学时代完全无法高攀的女人现在正被他催眠着,并告诉他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他的性奴。

  他知道小玲会完全接受他的建议。

  这太完美了,他会让她梦想成真的。

  汉生站起身来,关掉了圆盘的灯光,然后回到小玲的对面坐下。

  「小玲,」他说着,「其实妳已经是我的性奴了,妳的潜意识完全为我而开放着,妳会完全的服从我,所以我就是妳的主人,明白吗?」

  小玲微微的抬起头茫茫然的看着他。

  「小玲,我是妳的什幺人?」

  「主人……」小玲呢喃般的说着。

  汉生用手捏着她的双颊,「小玲,妳觉得好兴奋,是不是?」

  小玲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喔,天啊,是的。」她呻吟着。

  「妳需要纾解,不是吗?」汉生微笑着,「妳的身体需要性爱的滋润,妳迷失了,现在的妳非常的兴奋,妳什幺都不想去想了。」

  「是的!是的!」小玲笨拙的解开着上衣的釦子,「我需要性!」

  「妳会为我做任何事情,因为妳是我的性奴,而我是妳的主人。」

  「是的!」小玲尖声喊着,「我会做任何事情,主人。」

  汉生指挥着小玲走到他的卧房,然后两人都脱去了全身的衣物。

  看着大学时代的校花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面前,汉生感到下体不可思议的肿胀着,他急躁的将小玲推倒在床上,没有任何爱抚的动作,就大剌剌的将阴茎插入小玲的体内,疯狂的抽插着。

  在汉生的催眠指令下,小玲被一波波的高潮冲击着,一直到汉生将灼热的液体射入她的体内,离开了她的身上,她仍然无法自己的痉挛着。

  「放轻鬆,小玲,」他命令着,「放轻鬆,我要妳听我的命令。」

  「是的,主人。」小玲的身体慢慢停止了抖动,四肢无力的摊放在床上。
  「妳现在必须回家了,小玲,」汉生还没有打算二十四小时囚禁着她,「妳会回到家里,并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

  「是的,主人。」

  在汉生的带领下,小玲回到了那间有催眠圆盘的房间,就像一开始一样,五颜六色的灯光又在她眼前流转着,只是现在她没有穿任何的衣服,汉生戴起了墨镜,打算再给她一些指令。

  「小玲,」他慢慢说着,「当妳离开了这里之后,妳会从催眠状态中完全的清醒过来,妳会回到家里,而且完全不去想妳今晚到过了哪里,妳会上床,并立刻沈沈的睡去,当妳早上醒来之后,今天的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妳只觉得很放鬆、觉得精神非常的好,这里的一切妳只?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诿沃胁呕嵯肫稹!?

  「只?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诿沃小剐×徉底牛覆呕嵯肫稹!?

  「这个梦让妳觉得很兴奋、很快乐。」

  「很兴奋…」小玲的声音带着鼻音,「很快乐……」

  「妳会认为这个梦代表着妳心里是喜欢我的,」汉生说着,「妳会发现自己想要约我出去,即使妳的理智不想,但妳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因为这个令妳难忘的淫荡春梦。」

  小玲发出了一些声音,完全听不懂在说些什幺。

  「还有小玲,这是最重要的,」汉生继续说着,「如果我约妳到我家来,妳一定会答应,妳不必想太多,就是会答应到我家来,这样妳才有机会再体验一次这个兴奋而快乐的梦境。」

  「快乐……的梦境……」小玲呻吟着,似乎又达到了高潮。

  「很好,妳喜欢这个梦境,小玲,告诉我,这个梦境中谁是妳的主人?」
  「你是我的主人。」小玲回答着。

  汉生关掉了圆盘的灯光,并且带着小玲回到了卧室,在她的命令下,小玲将身上的衣物一一穿好,汉生也穿上了衣服,然后送她出门,目送着她开车离开了这里。

  他回到屋里,不禁满足的笑着,一切都比他想像中还要顺利。

  想起小玲大学时代的种种,汉生更加感到一种征服的快感,她知道小玲现在已经无法抗拒他的命令,以后还有好多游戏要和她玩呢。

?????? 【未完】

????? 1502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