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芬和宝珠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丽芬爬起来趴到我底下把我的阴茎含入嘴里。可是这时我想要插她的阴户,一看宝珠走开了,我也把阳具从丽芬的嘴里拉出来。跟着下来站在床边,双手举着丽芬两条粉腿向两边分开,挺直的阴茎就要向她的阴户中钻进去。丽芬虽然也想弄,却又有点怕怕的。说道:“轻一点呀,你的太大了,会痛的。” 

  我对她说:“你用手扶一下阳具,我轻轻地顶一点进去试试。” 
  丽芬说:“ 弄一点点进来,等我不痛了,你再整条都进来。”我把阴茎挺到丽芬下面,丽芬就伸手带到她的阴道口,我的龟头感触到丽芬温软的阴唇。我轻轻地一顶,丽芬的阴唇就被分开了。 

  丽芬道:“呀!龟头弄进来了。”我一听说进去了,便用力地将阴茎一顶,就把阳具整条送进丽芬的阴道里去了。 

  丽芬张着嘴叫道:“哎哟!痛死我啦!你不会轻一会儿吗?” 

  这时宝珠擦好了嘴走出来,刚好看见我的阴茎已经插进了丽芬的阴户里。就喊着:“哎呀!你们真快啊,我一转身你们就插上了。” 

  我见宝珠出来怕他过来捣蛋,就把大阳具在丽芬那里猛插起来。 
  丽芬又喘又叫:“哎哟!哎哟!涨死我了。哎呀!小珠,快救救我呀,我要被他顶死了。” 

  宝珠道:“活该!谁叫你那麽急,我才不管呢。”说着在床边坐下,眼金金地看着我的大阳具在丽芬两片阴唇中间进进出出。这时丽芬阴道里冒出许多水来。抽送时发出有节奏的声响。丽芬如痴如醉,媚眼半开,小手紧紧抓住床单。 

  宝珠在一旁也看得火眼金睛,脸红身热。就把睡衣也脱去。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自己的乳房和阴户。嘴里就嚷着:“小芬,你够了没有?也留一会儿给我嘛!” 

  丽芬喘着气说道:“快啦,快好了。我就要飞起来了。”说完打了一个寒噤,浑身颤动着,连朱唇都褪色了。 

  宝珠一看知道丽芬已经泄身了,就摇着我的肩膊说:“快拔出来呀!小芬已经丢了呀!该轮到我啦!” 

  说着就倒了下去,而且把双脚举起来。我见宝珠浪得可爱,就把大阳具从丽芬的阴户中抽出来,同时把她的双腿放下。接着就转移宝珠跟前,把湿淋淋的阳具朝着宝珠那光洁无毛的阴户顶过去,宝珠慌忙握住肉棍儿带向她湿滑滑的阴道口。我屁股一沉,大阳具就连根插了进去。 

  宝珠把嘴一张,大声地叫道:“哎哟!我的天呀,这麽狠,我都痛死了,你不能轻点儿呀?” 

  我笑道:“等一会儿就会舒服了。” 

  宝珠还是叫道:“好涨呀!我会不会让你挤爆了呀!不要动了嘛!” 
  我 好把阳具泡了一会儿才缓缓抽动。宝珠也觉得好多了,阴道里淫水直淌。我在宝珠那里愈插愈快,也顶得越重越深了。宝珠肉紧地把两条嫩腿夹紧我的身体,我的双手就不停地摸捏宝珠的那对尖挺的乳房。 

  丽芬在一旁看见宝珠的嘴一张一合又是猛喘,就笑道:“小珠,你这一下可真舒服得上天了。” 

  宝珠应道:“哇!我快吃不消了。” 

  丽芬笑道:“忍一忍嘛,等一会儿就要射出来给你吃了。” 

  宝珠的阴道里终於被我的阳具挤出一些白浆,高举的粉腿也无力地垂了下去。可是我仍然不知疲倦地抽送着。 

  丽芬一把将我推开,笑道:“宝珠已经泄身了,你想X死她呀!” 
  我扑向丽芬的肉体说:“那我来X你好了。” 

  丽芬慌忙说道:“不行,不行,我也受不了。”可是说时迟,那时快。我的阴茎已经进入她湿滑的肉洞里了。我一下又一下地锄着丽芬那块禁地。 

  丽芬皱着眉头求饶,叫道:“放了我吧,实在受不了呢,等一下再弄好吗?” 

  我见丽芬确实楚楚可怜,再搞也没甚麽意思。於是就把阴茎从她那里抽出来。 

  这时宝珠和丽芬都从床上坐了起来,俩人不约而同地用手去摸自己的阴户。我也握着大阳具不知如何是好。 

  丽芬拉着宝珠站了起来向我笑道:“一起到浴室冲洗一下再玩吧!” 
  我点了点头,便搂着她俩一起走进浴室。她们的浴室小小的,也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祝幸桓鲎蕖?墒侨鋈思吩诶锩妫戳碛幸环秩ぁK桥撕枚喾试砼菰谖疑砩希会嵋磺耙会嵯袢闹我话惆盐壹性谥屑洌盟堑娜榉坷窗茨ξ业娜馓濉U馇榭鑫摇≡谙淌缬袄锛氩坏较衷诘骨桌渚傲恕U馐彼┞至髟谖业那搬岜浠晃恢茫揖兔笞旁谖仪懊娴呐傻耐尾俊K腔孤至靼盐业难艟叻旁谌楣涤靡欢阅套蛹凶√着!?br />
  後来宝珠要我坐在厕盆上,还涂了好多肥皂泡在我阳具上。然後放开玉腿骑上来,丽芬就蹲下来把我的阳具扶着对准宝珠的阴道口。宝珠的身子缓缓沉下来,一直我的阴茎整条吞入她的肉洞里。然後又一挺一挺地套弄着,因为有肥皂泡的滋润,宝珠的动作十分流畅。我就一面摸捏着宝珠那两个面粉团般洁白柔软乳房,一面欣赏着她那种又淫荡又有点不好意思的羞笑表情。 

  过一会儿,轮到丽芬上来玩,丽芬特意转过身让我方便搂着她摸奶子,後来又转过来和我一起看着我那根肉棍儿被她的小肉洞套着的妙景。丽芬的俏脸上逐渐流露出红艳艳的笑容,她起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又一次到达高潮了。而与此同时,我的龟头上也一阵奇痒,就把精液喷入丽芬的阴户里了。丽芬也激动得将我紧紧地揽住。 

  我和丽芬胸贴胸地搂抱了一会儿才分开来,宝珠拿着花 替我和丽芬冲去身体上的肥皂泡,我们擦乾净水珠,就一起回到房间里的大床上。我躺在中间,丽芬和宝珠分别躺在我的两旁。我虽然刚刚射过精,不过面对着两个活色生香的可人儿,却没有倦意。 

  我的一对手不停在他们的身上摸来摸去,仔细比较着两位姑娘肉体的各部份。见一对白嫩的美人,都长得那麽细嫩,乳房那麽大。丽芬的乳房比较柔软一些,难怪平时走路来一对奶子一跳一跳的。宝珠的乳房比较硬一点,比丽芬稍微小一点点。可是摸在手里十分舒服。俩人的乳房,各有千秋。丽芬因为刚刚泄过一次身,显得有些懒洋洋。宝珠却是由於意犹未尽,这时更被我摸得兴致勃勃。我央她玩“69”花式,宝珠即时知情识趣地跨到我身上,轻启小嘴儿,将我的阳具含入吸吮。我也用枕头垫高头部,让嘴巴刚好对着宝珠的阴户。接着就伸出舌头去舔她那光洁无毛的肉桃儿,宝珠怕痒地缩了缩。但是我双手扶着她的大腿不让她动。柔和的床头灯光把宝珠的阴部映照得清清楚楚的。那红润小阴唇夹住一颗阴核,阴道里的嫩肉一瓣一瓣的,难怪刚才磨得我阳具那麽舒服。我继续用舌头去舔弄宝珠的阴核,宝珠忍不住全身颤动着。因为宝珠的阴户一根毛都没有,所以我吻起来很方便。宝珠的阴道里冒出许多阴水。她的小嘴里被我的阴茎塞住出不得声,鼻子里就不断地哼出性感的声音。後来宝珠终於忍不住地将我的阳具吐出来,大声叫道:“哎呀!好肉酸哟!不来啦,你快点把下面给我几下吧!” 

  我笑着问:“小珠,你想玩怎样的花式呢?” 

  宝珠浪笑答道:“随你爱怎麽玩都行呀!” 

  我说:“你先在我上面玩一会儿,然後我正面插你好吗?” 

  宝珠不再说话,翻身骑到我身上,手持我的阳具放入她的阴户里。宝珠下半身水蛇一般淫荡地扭动着,俏脸上却是流露着一片娇羞的神态。我双手轻轻捻捏着宝珠那两颗艳红的奶头。底下的大阳具就配合宝珠套弄的节奏向上挺动。宝珠红着脸喘着气,终於软软的俯下来,一对温软的白奶子熨贴在我的胸口。我搂着宝珠的肉体翻了个身,让她睡在下面。大阳具仍然紧紧的插在宝珠阴道里。这时我且不抽动, 将阴茎深深地抵在宝珠的阴户中。 

  宝珠含情脉脉望着我娇声说道:“人家底下痒得紧,你也不抽抽。” 
  我这才撑着上身挺了起来,屁股一挺他挺地将阴茎在宝珠的阴道里抽送着。宝珠眼望着我媚笑,底下的小肉蚌也一张一紧地吮吸着我的阴茎。我刚刚才在丽芬肉体里射过一次,这时当然更是金枪不倒。横冲直撞的,直把宝珠的小肉洞捣得水浆迸出,不断发出“吱咕”“吱咕”的声响。 

  丽芬在旁也看得淫兴复炽,伸过一支手儿过来摸我摇动着的卵泡。我望了她一眼,丽芬淫笑着用手指着自己那馋涎欲滴的小阴户。我见宝珠已经被我X得手脚冰冷,欲死欲仙。便将大阳具从宝珠那个光洁的肉洞中拔出来,然後塞入丽芬肉汁津津黑毛拥簇的肉缝里。抽弄了一会儿,我渐渐觉得不够刺激。於是就着丽芬猫在床上,昂起个肥白的大屁股。丽芬那浓毛鲜肉的阴户在我眼前暴露无余。我手扶着粗硬的大阳具对准丽芬那黑毛间的肉缝栽下去。丽芬“哦!”一声,回头对我娇媚地一笑。 

  我望着丽芬阴户的嫩肉被我的阴茎带出来又塞进去,煞是有趣。忽然间我注意到丽芬那个紧紧闭合着的肛门,不禁盟生了将阴茎刺进去探探的念头。於是我也不再问问丽芬,趁着大阳具向外拔出时所带着的滋润,望丽芬的肛门里一下子戳进。丽芬尖叫了一声赶紧就要缩走,可是她的大屁股被我紧紧抱住,那里逃得掉。她越挣扎,我的阴茎就越深入。丽芬急得哇哇大叫,宝珠到底姐妹情深,虽然刚刚被我搞得周身软绵绵,这时也一咕碌爬起身,双手扶着我的腰部就想把我拉开。 

  我且将丽芬放过,却转身把宝珠捉住。也要她伏在床上让我玩,宝珠听话地猫在床上昂起雪白的大屁股,可是却用小手将她的小肛门捂住。准我玩她的阴户。可是当我把阴茎插入她阴道中抽弄时,宝珠就不得不放开手去支撑她的身体了。我一边把她弄得舒舒服服,一边央求她让我玩一次後面。或者当女人的私处让男人进入时,特别好商量吧!宝珠竟然被我说服了。於是我吐了好多口水在宝珠的肛门,然後将大阳具慢慢顶进去。才进去一个龟头,宝珠已经“哇哇”地叫起来。我 好一点一点缓缓地挺进,好不容易才整条插进宝珠的体内。宝珠吩咐我不可抽送,而且浸一会儿就要拔出来。其实我也不过是出於好奇,并不想弄痛她俩。既然目的已达,就满足地将阴茎从宝珠的直肠抽出来。 

  我下床站在地上,把宝珠的身体移到床沿。跟着就举起她的两条粉腿,然後将粗硬的大阳具挺进宝珠饱汁的肉缝中奋力抽插。终於犹如打针似的把一股精液射入宝珠的阴道里。我搂着宝珠柔软的肉体温存了一会儿,丽芬也拿来了热毛巾为我和宝珠抹了抹下体。我让两位赤身裸体活色生香的俏娇娃拥在中间。虽然软玉温香,但因为刚才均布雨露於她们体内。也着实倦了,於是便左拥右抱着两位可人儿心满意足地入睡了。 

  几天後,我再一次到她们的香闺幽会两位红颜知己。这次她们比上次更大方了,我一入屋,就被她们脱得精赤溜光。然後,就要我帮她们脱衣服,这种事我当然最乐意的啦!自从不断和几位女性结下肉体之缘,我对娇娃们的穿着已经十分了解。是叁几下手。两位女人已经一丝不挂地和我看齐了。 

  我左拥右抱她们走进浴室冲洗一下,然後回到床上。我问:“你们谁先来呢?” 

  丽芬道:“你先别急着玩我们嘛!时候还早,我们应该玩一些游戏助兴,等夜深了再让你插入我们的阴道玩!” 

  宝珠插嘴说道:“今晚 准插前面,不许走後门,那天我们被你弄得很痛哩!” 

  “是吗?对不起 !”我双手摸向她们的屁眼说道:“我们玩什麽游戏呢?” 

  丽芬笑道:“我们要把你的眼睛蒙起来,双手绑起来。然後你用嘴巴。阳具。双脚来接触我们身体的任何部份,靠你的感觉猜估到底是宝珠或者是我的身体。如果插中,算你对我们有心。如果猜错了,你要让我们打一下屁股。” 

  宝珠拍手叫道:“好玩啊!我赞成。” 

  我心里也觉得很刺激,却扮成无可奈何地说道:“既然你们都喜欢,就这样玩吧!不过可以不绑手吗?” 

  丽芬道:“不行!这是游戏规则。” 

  於是,丽芬和宝珠用她们两条内裤把我的双手分别绑在床架上。然後用乳罩蒙上我的眼睛。她们做得很小心,我双眼被蒙之後,完全见不到任何东西。 

  游戏开始,她们分别和我接吻,然後要我说出是谁先吻的。这个问题并不困难,因为宝珠的嘴唇比较薄,所以我一下子就知道是她先吻我。接着,她们把乳房让我吮吸,然後分辨是谁的乳房。这也难不倒我,因为丽芬的奶头要比宝珠大粒。上次吃她们的乳房时我已经印象深刻。 

  接下来,她们把阴户凑到我嘴唇,要我吻出是谁。本来我觉得很容易,因为她们之间有一个是没有阴毛的光版子。但是她们用手遮住耻部, 将小阴唇部份让我吻。所以我第一此并分辨不出是谁。当吻另一个阴户时,我很仔细辨认阴核,才从她们的大小猜出这是丽芬的阴户。 

  顺利地过了叁关。丽芬和宝珠溜到床尾,她们各捧着我一条大腿,让我的脚底抚摸她们的乳房。我用脚趾缝轻轻夹住她们的乳尖。凭着奶头的大小和乳房软硬的程度,我又信心十足地过了这一关。 

  下一关,她们让我的大脚趾试探阴户。这个问题可有点儿难处。脚趾并没有舌头那麽敏感,感觉不出阴蒂的大小。我忽然想起她们并未换过位置,於是我的脚趾刚接触她们的阴道口,已经把答案说出来。宝珠这个鬼灵精,立即意识到她们刚才未换过位,於是嚷着刚才不算,要另外来过。这下子可差点儿难倒了我,幸亏我急中生智,用脚趾搞得她们忍不住微微出声,才凭着声音过了第五关。 

  紧接着,宝珠和丽芬轮流用她们的手儿握住我的肉棍儿摸捏一番,要我说出是谁,这一回合我终於估错了。 好侧转身体,让宝珠和丽芬在每人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一掌。她们又让我的阳具去辨识俩人的乳房。结果我又失败了。 

  接着她们用嘴巴含着我的龟头吮吸,我仍然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小嘴。最後,宝珠和丽芬骑在我身上,把我粗硬的大阳具套入她们湿润的小肉洞。要我说出进入谁的肉体。我好像记得上次和她们性交时,其中一人的阴道是重门叠户型的,但是记不清到底是宝珠或者丽芬。这时我觉得後一个阴户套入我阳具时,龟头上有被片片肉恿刷扫的感觉,便猜说是丽芬。但是当她们解下蒙着我双眼的乳罩时。我见到自己那条粗硬的大阳具,这时竟吞没在宝珠光洁无毛的肉缝里。 

  我要求她们解开我的双手,可以猫在床上让她们打屁股。但是她们不肯。宝珠仍然用她的阴道套弄我的阳具。丽芬却蹲在我的头部,要我用嘴巴舔吮她的阴户。她们都玩得很兴奋,宝珠和我交合的地方发出“扑滋”“扑滋”的声响。丽芬的阴水也流了我一嘴都是。接着宝珠和丽芬交换位置,轮流用她们的湿润的小肉洞套弄我粗硬的大阳具。 

  我终於在丽芬的阴道喷出精液。但是她们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下来,她们又一次交换位置,宝珠把我刚从丽芬阴道里抽出来的阳具含入她的小嘴里继续吮吸。丽芬却把被我灌满精液的阴户凑到我嘴上。要是在平时,我说什麽也不肯吃自己的精液,但是这时我双手被缚,又觉得既然她们玩得这麽开心,挣扎也有是破坏气氛。於是我只好忍气吞 声,默默地让刚才射入丽芬阴道里的精液滴在我的嘴里。 

  然而不知为什麽原因,我忽然又兴奋起来。肉棍儿膨涨发大,塞满了宝珠的小嘴。宝珠把龟头吐出,喘着气对丽芬说道:“阿芬,他又硬起来了,我们把他的手解开,让他好好地把我们玩个痛快吧!” 

  松绑之後的我,犹如出笼的猛虎。我要她们并排躺在床沿,举高着双腿。轮流让我的阳具在她们的肉洞里狂抽猛插。因为刚才让丽芬套弄时出了一次精液,所以这一回合特别持久。直把两位娇娃玩得如痴如醉,欲仙欲死。最後才在宝珠的阴道里射精。 

  从此之後,每当假日之前夕,我总是有机会应丽芬和宝珠的邀请一齐大被同眠。可是我毕竟不能娶她们两个之中其中一个为妻子。数月之後,宝珠和丽芬一齐辞工了。她 们没有告诉我去那里,我也没有问她们。男女之间本来就应该这样的,合则来,不合则去。但求曾经拥有,何需天长地久!